大发百家乐 > 往事

丰子恺在日本

2019-07-03 14:40:21       来源:文汇报    作者:钟桂松

 
 
 

丰内.jpg

▲刚自日本回国的丰子恺

 

1921年,丰子恺到日本游学十个月的人生经历,对他以后的艺术人生有着深刻影响。在日本,丰子恺为了学好外语,别出心裁多方探索,竟获成功;在学习拉小提琴的过程中,他屡受感动并结交了友人;更重要的是,丰子恺在日本“邂逅”竹久梦二的绘画,由喜爱而“浸润”其中,对其日后漫画创作起到了“豁然开朗”的作用。

 

东渡之前,多方筹款始成行

1919年夏季,丰子恺在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毕业。

表兄介绍他去崇德县任小学循环指导员,月薪30元。这份薪酬在当时相当可以了,但丰子恺未回家乡。

他和吴梦非、刘质平等人一起去了上海,创办上海师范专科学校,并自任美术课教师,教授西洋画、日语等课程。由于人手少,他甚至还担任过教务主任。与此同时,丰子恺还在上海东亚体育学校、爱国女学、城东女学兼课。他的新婚妻子徐力民此时也在上海城东女学学习图画。这段时间,处于创业阶段的丰子恺忙得不亦乐乎。

一年后,即1920年8月28日,丰子恺的长女丰陈宝在上海出生,他更忙碌了。奔波中,丰子恺明显感觉到自己需要补充知识和拓宽眼界。他后来回忆,当时自己教绘画课“真是闭门造车”,因为大众不了解美术,所以自己教绘画是“大可卖野人头”的。

丰子恺这种对知识的强烈渴求,最终促使他决心去日本。

当时,往来日本比较方便,但在日本留学的开支十分昂贵。这让丰子恺十分纠结!

好在家人、亲戚和朋友都非常理解他。

丰子恺的亲戚中,二姐夫周印池是开洋行的小老板,慷慨地借给小舅子400块钱(这笔钱丰子恺回国后还了好几年才还清);三姐丰满卖掉首饰资助弟弟去日本;而母亲竟将石门湾的一幢老房子卖掉,为此而承受了乡亲议论的压力。据说,丰子恺当时安慰母亲:“我现在卖旧屋,将来一定盖新屋奉养你。”

岳父徐芮荪为女婿办了一个1000元的“约会”,其实就是在熟人间集资,约定几年还清。

同事吴梦非、刘质平也纷纷赠金相助。

1921年2月,24岁的丰子恺毅然决然告别已怀孕的妻子,在上海乘“山城丸”轮船东渡,在东京开始了为期十个月的求学生涯。

 

珍惜光阴,别出心裁学外语

丰子恺虽对英语、日语已有一定基础,但刚到日本时,他同样需要过语言关,因而进了东亚预备学校。

然而没几天,丰子恺便觉得学校的进度太慢,接部就班且是从五十音图开始。对于丰子恺来说,日常的日语会话已不成问题。于是,听了几次课后,他别出心裁地换学校到了一所英语学校。他日后回忆说:“我的目的是要听这位日本先生怎样用日本语来解释我所已经懂得的英文,便在这时候偷取日本语会话的诀窍。这异想天开的办法果然成功了,我在那英语学校里听了一个月讲,果然于日语会话及听讲上获得了许多的进步。同时看书的能力也进步起来。”

这种别出心裁的巧学,让丰子恺尝到了甜头。当然,他很清楚,学习外语还得下“苦功”,就是花费比常人更多的时间,才能真正学好。

丰子恺自我加压,又去东京另一所英文学校报了高级班。但他仍觉得讲课进度太慢,便干脆买了一部Sketch Book讲义自学。他说:“我确信这可以自修,便辍了学,每晚伏在东京的旅舍中自修Sketch Book。”他把教材中的生字抄在一张张小纸牌上,放在盒子里。于是,他“每天晚上,像摸数学算命一般地向盒子中探摸纸牌,温习生字。不久生字都记诵,Sketch Book全部都会读,而读起别的英语小说来也很自由了”。

一次丰子恺遇见学校同学,才知自己早已读完的这部教材,学校仅教了几分之一。

丰子恺尝到了刻苦学习的甜头,也赢得了时间。

丰子恺的这种学习方法,在今天仍值得借鉴。比如他学外语,每逢新课,便读多遍,每读一遍画一笔,最后凑成一个繁体字“读”。如此坚持,效果自然明显,可谓“书读百遍,其义自见”。

丰图内.jpg

▲丰子恺创作于上世纪40年代的漫画。

日语水平提高了,丰子恺对日本文学也产生了浓厚兴趣。他非常欣赏日本明治时代小说家德富芦花的《不如归》,该书用优雅笔调写出了日本妇女的悲惨命运。他读尾崎红叶的《金色夜叉》,也赞不绝口;读夏目漱石的《旅宿》,对小说描绘的超然脱俗的世界十分赞赏。日本文学尤其是日本文学中的现实主义、人道主义成分,深刻地影响了丰子恺以后的翻译和创作。丰子恺日后翻译了大量日本文学作品,如《源氏物语》《落洼物语》等,都可从他早年在日本游学中找到源头。

据说,在日本求学期间,为了解西方美术的源流,他自学了法语;为了解音乐,他自学了德语。

 

学拉提琴,屡受感动勤苦练

丰子恺在学习方面非常用功。他专门腾出时间到东京音乐研究会去学习拉小提琴。

学拉小提琴,每月学费五元。所谓学习,就是学生单独听音乐老师讲20分钟,然后在练习室练琴。研究会有男女老师各一位,因丰子恺是初学的新生,由女老师教。丰子恺记得:“我最初感到一种无名的不快,但受教了几天之后,就释然了。因为那位女先生的态度极诚恳,教法极良好,技术又极高明,使人心悦诚服。我因为没事,到会最早,往往第一个授课。因为外面还没人到,先生教得很从容,除详细指导奏法外,这位女先生常常和我谈谈个人的事和中国的事……她对中国音乐很景仰,有一次对我说:‘中国音乐很神圣,可惜失传了。’”

真正让丰子恺在音乐研究会感到震撼的,是一位比他大十多岁的新会员。当时,丰子恺发现这位新会员“左手摸音全然不当,以致音程完全不正;右手擦弓非常笨拙,以致发音非常难听”,而且好几天下来,依然如此,乐曲中的音符犹如一盘散沙,全不入调。后来丰子恺了解到,这位新会员是彻彻底底的音乐外行。丰子恺有时也帮助新学员校正一些错误,但他基本上没有改观。可新学员依然每天努力地坚持拉提琴,他告诉丰子恺,自己是医科生,来自离东京很远的乡下,平素缺乏艺术修养,因此课余来学习小提琴,“将来还想去德国研究音乐。”这话让丰子恺不由感到震撼而起敬意。

新会员向女先生请教,自己有没有希望学会小提琴?女先生没有半点嫌弃的态度,对学生给予了恰如其分的肯定和鼓励,让他坚定自己的想法,坚持不懈地拉下去。丰子恺记得:“自此以后,我的邻席的练习非常勤奋。我们普通的规则,练习20分钟,休息十分钟……但当大家休息时,这位医科老学生独不休息。于是他的琴声单独地响着,给大家清清楚楚地听到。”

丰子恺和这位医科老学生也渐渐建立起了友谊。一次,丰子恺去东京附近的玩具企业参观,结果碰了钉子,连门都没让进。这位同学便指点他说:“去企业参观时,一定要带点小礼品,以示你有礼貌。”果然,丰子恺顺利地参观了这家玩具企业。

半年后,丰子恺结束音乐研究会的学习时,医科老学生握着他的手,满含热泪,“热诚地惜别”,再三表示感谢:“全靠你的友谊的指导,我的音乐进步了些,虽然进步得很慢。”其实,这位日本音乐爱好者的执着和刻苦努力,也让丰子恺感动不已。

在音乐研究会,丰子恺还有一位老师,丰子恺叫他林先生。林先生独身,全部生活就是音乐,“每天上午九时至下午五时,不绝地教人或伴人奏乐,生活很是呆板而辛苦。他自己说:‘我是以音乐为生活的。’”但这位林先生和好学的丰子恺却有说不完的话,林先生对艺术的痴迷,让年轻的丰子恺十分感动,深深敬佩这位日本音乐老师。

15年后,丰子恺写文章回忆东京音乐研究会时,这一切依然历历在目。丰子恺自己在音乐研究会学习拉小提琴时,半年时间拉完了三本霍曼,以致手指“皮破肉绽”!

 

邂逅“梦二”,丰氏画风得雏形

丰子恺在课余时间跑书店、看展览、看歌剧、听音乐会、跑图书馆,了解日本的文化艺术。

11月的一天,丰子恺在东京神田区一个旧书店里,偶然见到一册《梦二画集·春之卷》,随手一翻,立刻被里面的简笔漫画所吸引,赶紧买下跑回宿舍欣赏。

竹图内.jpg

▲竹久梦二漫画作品。

他后来回忆说,当时随手拿来,从尾至首倒翻过去,看见里面一幅幅生动深刻的简笔画,感到激动和震撼。看到其中的漫画《同级生》,“使我痛切地感到社会的怪相与人世的悲哀。她们两人曾在同一女学校的同一教室的窗下共数长年的晨夕,亲近地、平等地做过长年的‘同级友’。但出校而各自嫁人之后,就因了社会上的所谓贫富贵贱的阶级,而变成像这幅画里所示的不平等与疏远了!”丰子恺看到竹久梦二的这幅小画,“不仅以造型的美感动我的眼,又以诗的意味感动我的心。”

丰子恺了解到,竹久梦二比他大14岁,生于1884年,早稻田实业学校毕业以后,苦学成才,成为日本著名漫画家。自此,丰子恺开始沉浸在竹久梦二的漫画意趣里,不能自拔。

竹内.jpg

▲竹久梦二

丰子恺认为,竹久梦二“他的画风,熔化东西洋画法于一炉。其构图是西洋的,画趣是东洋的”。竹久梦二还有一个特色,就“是画中诗趣的丰富”。日本以前的漫画,“差不多全以诙谐滑稽,讽刺,游戏为主趣。梦二则摒除此种趣味而专写深沉严肃的人生滋味。使人看了慨念人生,抽发遐想”。他的画是“无声之诗”。

此时的丰子恺,陷入了对竹久梦二的崇拜。他在东京的旧书店里继续寻找竹久梦二的书,寻找竹久梦二的夏、秋、冬画册,但是没有。他又向日本朋友打听竹久梦二,大家都不清楚。此时,丰子恺行囊告罄,只得“金尽返国”,寻找竹久梦二画册的事也只能托付给在日本留学的朋友黄函秋。

后来,黄先生替丰子恺买到了竹久梦二的这些书。据说,丰子恺在上海收到从日本寄来的竹久梦二的书时,“欣喜若狂”。回国后的丰子恺依然沉浸在竹久梦二的画风里,且从中得到许多启发,最终形成了丰子恺自己的漫画风格。

除了竹久梦二,丰子恺在日本时还对一位年轻画家蕗谷虹儿的画也非常感兴趣。这位画家比丰子恺大一岁,生于1897年,其绘画以细腻著称,系工笔漫画家。丰子恺在出版《子恺画集》时曾对朱自清说,自己在这部画集里的工笔漫画,是“摹虹儿”的。朱自清认为,丰子恺摹虹儿的,“只是他的笔法”,“题材等等,还是他自己的”。所以,这几幅工笔漫画“没有一幅不妙”。

1921年12月,丰子恺度过在日本的十个月,“金尽返国”。他的第二个女儿宛音早在10月6日就已降生。日后,丰子恺曾调侃自己在日本的这十个月:“说留学,嫌太短;说旅游,嫌太长。”但是,丰子恺在日本十个月中刻苦学得的,实实在在地影响了这位艺术大师的一生。


 

加载中
大发百家乐
责任编辑:徐锋